微 信 扫 一 扫
尖担对洋枪 草捆做盾牌
——石林村老会十八乡抗日故事
发布时间: 2021-07-19 来源: 银河真人 作者: 林 熙


  仰岐寨门(“老九响”机枪部署地点)。


  三壁联南楼(轻机枪部署地点)。


  大观楼(抗日指挥部)。


  老街一角(被日寇烧毁的石部洋圩)。


  水冷机关枪。


  位于广东省揭阳市银河开户锡场镇,有一个美丽的古村庄——石林村。以前,石林村和石杨村两个自然村合称为石部洋乡。村内有一座百年沧桑的水泥框架结构楼房大观楼,始建于1929年(民国十八年),建成后主要作为老会十八乡学子求学的场所(义顺乡中心小学),同时也是当地的行政中心。遇紧急情况时以鼓声传递信号,召集老会十八乡成员商议要事。77年前的那次英勇抗日斗争便是在这里发生的。


  石林村的三壁联围、仰岐寨门和大观楼,就是抗战时期机关枪的部署之地。这个奇妙的三角形,形成掎角之势,构成了石林村抗日战场的有效屏障。


  抗日战争后期,日寇占领揭阳县之后,在锡场成玉楼设立了一个据点,溪头、东仓桥各设分点,据传约一个营的兵力。当时日寇野蛮横行,到处抢掠物品,还要求义顺乡百姓每月上交粮食、鸡蛋和肉类,甚至变本加厉要义顺乡选送20个美丽少女。1944年农历十二月中旬,一小队日本兵回驻地经过东围村和彬美村交界处时,一个士兵因调戏一妇女掉队,激怒了当地百姓,被村民沉杀于村外蒲爷宫附近一井底。日本伪军回到驻地才察觉少了一人,便立刻返回向东围村要人。东围村闻讯赶紧击鼓报警,大观楼接到报警后马上击鼓传讯老会十八乡。


  老会元老林篑初(又名林崇基)、蔡江修和义顺乡一众乡贤在大观楼紧急召开会议,与会人员还有林龙、礼塘、舜端等热血青年,他们都受当时隐藏在东仓村教书的共产党员陈焕新红色革命新思想的影响,根据上级组织的指示,积极做好各村乡贤思想工作,策动各界人士与日寇决一死战。林礼塘临危受命,担任总指挥。其中以潭蔡村义勇军、石部洋乡、潭角乡和仙美乡等老会十八乡共400多青壮年组成抗日敢死队,并调集水冷机关枪、轻机枪、土枪、土炸、大刀、竹槌、尖担等武器,约定以腰间系有一条稻草索为抗日联军标志,以大观楼的鼓声为号,随时准备迎击日寇。


  1944年农历十二月一十三日上午,3个扮成赶圩的伪军进入三壁联侦察地形,行至北门,几个村民发现其行踪可疑,便进行殴打驱赶,当时正好是圩日便引来大批人围观。三个人狼狈不堪逃回驻地,约莫中午时分驻成玉楼据点的日寇果然出动大批人马,直奔石部洋乡而来。当时正好鼓手林舜端于高位放哨,发现端倪立刻击鼓传号,蔡亚书、林龙等接到信号便指挥抗日联军严阵以待,蓄势待发。村民林住、林湖则在南图轩书斋部署后勤工作及仰岐围等一些主要出入口的布防,由于当时敢死队部署充分,且占据有利地势,集中所有“火力”,有效地阻击日伪联军的进攻。


  当时十八乡敢死队紧急从潭蔡村调来的一门水冷机关枪,一门轻机枪就架在三壁联东南、东北角两处高楼顶端,仰岐寨门也架起了两门“老九响”自动步枪,四枪掩护,土枪室觓pp下载_衷蚵穹谒抵小?谷崭宜蓝尤缁⑻硪恚科哒牵奔洌焦暮渎。松Ψ校嶙淙癖治占獾!⑼燎古湟圆堇ψ鲅诨ぃ险笠源媸弊急竿椿鞯腥耍


  双方在三壁联、仰歧寨门与浦边方向雷台埔之间(距离约200多米)形成对峙,经过半天的防御性战斗,日伪军阵地不时传来冲锋枪发出的“哒哒”响声,威力甚是恐怖!但也始终未能突破抗日敢死队防线,战况异常激烈,双方互有击伤。战斗持续至黄昏,日寇只能无功而返。第二天晌午时分,邻村奸细领着腰间系着草索的日伪军,伪装成附近支援的村民进村,从金溪村(溪头)经金鑑村(三担)进入石林村境内。联军侦察员林滚误以为是潭角村增援队员,便带领他们到临时饭堂就餐。据林勤老人回忆,当时为配合抗战,在村内临时设置锅灶煮粥给联军用餐(食碗烧)。他当时跟他二姆(木吟)、加姆(细梅)等人就分配在后勤煮粥。其间这些人便散布谣言,谎称新亨镇的日本骑兵即将赶来包围战斗,借以挫伤抗日联军的锐气,并偷偷点燃村外几处房屋。前方敢死队看到后方浓烟滚滚,烈火冲天!误以为日本骑兵已经杀到,一时不知所措,场面瞬时紧张起来。


  林礼塘指挥敢死队,凭借土枪、土炮的火力,手提扁担,用草捆做盾牌,向日寇发动冲锋,瞬时间枪声、鼓声和冲锋声大作。晌午时分,村民林寻木忽听耳边“嗖”的一声,方觉鼻梁皮肤被子弹擦过,用手一摸见无大碍,只是出点血,又见枪声零散,误以为敌方没有实弹,只用木制子弹代替,便大呼敌人没子弹了,冲啊!蔡耿加、蔡基德等敢死队员手提草捆、长刀、扁担冲锋在最前端,最后身中数弹壮烈牺牲,受伤者多人。十八乡敢死队由于缺乏作战经验,受到敌人前后夹击。再加上连续两天的作战,联军军备不足,子弹消耗殆尽,抗日联军最后只得向潭蔡、大寮、下寮、彬美、军埔等村撤退,日伪军意欲追击,但见前面田野草攥林立和成片甘蔗园,恐受我联军伏击,才不敢恋战。但日寇仍不肯善罢甘休,在村中到处纵火,凡是寨门、厅门、商铺、房屋都被放火焚烧。刹那间,所到之处,浓烟滚滚,火焰冲天,全村陷于一片火海之中。他们烧杀抢掠,连妇孺老人都不放过。当时一个10岁男孩林连河躲在家中,当大火蔓延至他家里时才拔腿逃离,被日寇抓住抛进火海中,孩子的阵阵尖叫声凄凉悲痛,一些妇女儿童在后溪将军爷庙被日寇疯狂扫射,葵姆背上小儿子中弹不治,自己腰部也中枪受伤,林存母亲和几个儿童当场中弹丧命。潭蔡村的蔡耿加等不顾生死,冲上前,死在敌人的枪口下。日寇惨无人道的罪行,致联军伤亡几十人,无辜百姓也伤亡惨重!石林后东宁四点金一座、三壁联、市巷、石杨声武祠等地的30多间房屋片瓦荡然无存,成为一片废墟。整个石部洋乡被烧毁100多间房屋,后寨门左侧寨墙至今还残留着当时枪炮的一个个枪(炮)眼,无声地控诉着日军的累累罪行。


  此次战役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也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日寇再也不敢轻易进村欺压百姓。尖担对洋枪,草捆做盾牌,是联合老会十八乡与日寇进行战斗的真实写照。敢死队不畏牺牲的英勇事迹也成为抗击日寇的一段佳话,英雄的赞歌回荡在石林村方寸之地,鼓舞着抗日联军和百姓更加顽强地抗击日本帝国主义。


  口述者:陈真    (93岁)、林耀城(92岁)、林勤(85岁,现存参与者)、林格(95岁)、林谋冲(84岁)、林先(87岁)、林谋发(84岁)、蔡广河(94岁)。


  (编辑:悦声)